首页 > 历史军事 > 红楼春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开心

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开心(1/2)

目录
好书推荐: 闪婚老公宠爆了免费阅读 武道收税系统免费阅读 我能无限许愿免费阅读 王妃画风清奇免费阅读 爱情公寓之学霸女友诸葛大力免费阅读 我张百忍不忍了免费阅读 我是女队大佬免费阅读 乡野神医女婿免费阅读 带着骷髅军团闯末世免费阅读 收租从十套车库开始免费阅读

“我已经按着卷宗所记,挨个去拜访过了。”

“不过有不少人,在白家、沈家、周家和吴家倒了后,先一步把家人带走了,我也让人给他们传信儿。”

“还有一些人,本领虽不低,可名声不好。仗着盐商财大势大,为非作歹,这些人我没理会。”

“另外,那些有孝心的,或者有儿孙家业要养的,家庭和睦的,我带着婧儿挨家挨户去送了安家银子。这些人总共有六十八人,这六十八人随时可用……”

听闻至此,贾蔷看着孙姨娘好奇道:“孙姨,既然这些人家庭和睦,儿女有孝心,为何还要干这一行?干这一行,绝大多数都是一条不归路啊。”

孙姨娘眼神有些古怪的看了贾蔷一眼,道:“蔷哥儿还真是不知民间疾苦的公子哥儿,这世道虽说总体还算太平,可真正过的自在的,也只有你们这样的贵人,和读书人家。寻常百姓家里,多是勉强度日,万一家里哪个患个恶疾,就要破家败业的。若果真能过太平富足的日子,谁又愿意把脑袋别在裤腰上厮混江湖?”

贾蔷闻言,沉默了片刻后,点头道:“受教了。”

莫说当下,就是前世,因大病一夜返贫,甚至家破人亡的人家,又何止千百?

顿了顿后,贾蔷道:“只要能用心为我们做事,必保其家人衣食无忧。老有所养,幼有所学。年轻人,也可寻一份酬劳丰厚的活计谋生。”

孙姨娘闻言笑道:“小婧便是这样同他们说的,他们也愿意出力做事,如今正在用心学官话呢。不然去了京城,满口扬州乡音,却是要露馅儿的。”

言罢,孙姨娘又收敛起笑容,对贾蔷道:“如今成了一家人,有些不好说的话,我还是说出来,听不听在你。”

贾蔷忙道:“孙姨只管说就是。”

他前世不过一工科生,最高职务也不过是班级学习委员,虽然看过不少书,还是一个老键盘侠,一知半解的知道一些组织结构学问,也大都不过是不求甚解的瞎喷,又有多少为上位者的能力?

唯一可取之处,就是有自知之明,知道实事求是,专业的事一定要交给专业的人做,听取专业意见。

他总不至于犯下“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江湖”的笑话……

孙姨娘这样的老江湖,就是他需要认真听取意见的人。

对他的态度,孙姨娘显然十分满意。

混迹江湖这么些年,见多了三教九流的人物,如何看不出贾蔷是真心请教,而非虚与委蛇?

所以她也就愈发愿意说出本意来:“我听小婧说,白、吴、沈、周四家留下的人手里,那些负责伏杀刺杀的高手,你一个都不取?”

贾蔷“嗯”了声,如实道:“正如先前我同孙姨你说的那样,我不会让孙姨还有你的弟子孙琴她们去为我卖命刺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样的事做上瘾了,迟早毁了自己。”

孙姨娘先是极满意的点点头,又摇摇头笑道:“是极明白的聪明人,却也有些迂腐,也糊涂着!你不去杀,只顾着守,那人家难道就不知道来杀?你莫要以为老爷和小婧他们的金沙帮就是真正的江湖,差得远。他们能安然度日,只因为他们是一群苦哈哈,没甚么像样的利益纷争。

盐商间的争斗,那才是争斗,虽不至于动辄灭人满门,可刺杀对家的重要人物甚至亲眷,就是家常便饭。扬州府这样,难道京城就不这样?

我虽只是扬州府的一个脏婆子,没甚见识,可也听绿林同道说起过,有人在京城里收了人银子,让哪家王府的世子坠马而死,也有人让哪位相国的公子落水而死。

对了,还有一事你怕是也不知道,约莫是景初二十二年还是二十三年来着,有一位姓孙的军机是怎么回家丁忧的?他爹是怎么死的?”

贾蔷闻言悚然而惊,震惊了好一阵说不出话来,最后方轻声问道:“真的假的?”

孙姨娘摆手道:“我也不知到底是真是假,但有这个说法在,难道还能空穴来风?旁的不说,这盐院衙门里就有不少高人在,是那位盐院老爷手下的人,我进来时,就被人盯起了。后来许是那位盐院老爷发了话,盯了四五日后才撤了。

蔷哥儿,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也绝不可无。

所以,那样的人,虽不能仗着四处行凶作恶,可也一定少不得。”

一直未说话的李福则缓缓开口道:“你孙姨说的,有些道理,但也没那样唬人,你别吓破了胆。你没有让人去刺杀别人的心思是对的,京城有绣衣卫在,敢做这些事的人,一旦被查出来,就是要诛九族的。

据说贵人家里,都有绣衣卫藏在暗处,既监视,也保护。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还四处乱说招摇?果真有人害了王府世子和相国公子,那这个人和他背后的主子,也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养些人手防人可以,打个闷棍出口气也行,杀人,最好别动这个心思。”

贾蔷闻言也点了点头,不过,他更倾向于孙姨娘所说的那些事。

这种防卫的事上,宁可过犹不及,也不能有半点大意!

前世总听说上流社会和高层的斗争是惨烈的,但总没个具体的印象。

如今听孙姨娘这样一说,岂能不让他毛骨悚然?

况且,贾珍是怎么死的……

不过,李福说的也未尝没有道理。

可若果真如此,那李婧所行之事,就实在冒险了……

念及此,贾蔷有些后怕起来,当日李婧万一有个闪失,落入绣衣卫手中,那他虽真是悔死也难赎罪。

往后,等闲绝不可再做这等事了。

他自然不知道,贾珍的尸身其实已经被绣衣卫内顶级仵作检查过,贾珍所居的宁安堂也被人查看过。

不过当下这个时代,谋杀害人终究不过那几种手段罢。

用毒鸩杀人,被毒死之人,总有一些经典症状,如面色发黑,全身七窍流血,银针插试变黑等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特种兵之神级签到系统免费阅读 斗罗之武魂金箍棒免费阅读 我夺舍了地球天道免费阅读 我在真新镇种田免费阅读 斗罗之开局签到布欧体质免费阅读 这群玩家都是史莱姆啊免费阅读 从雄兵连开始核平世界免费阅读 从亮剑开始崛起免费阅读 从海贼开始当屠夫免费阅读 签到斗罗从史莱姆开始免费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