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山海有神经 > 三十六章老树

三十六章老树(1 / 2)

“师姐?”颜南见三人走远,收好字据,小声叫道。

“我叫应紫!”大师姐这才把颜南放下来。“是雪凝那妮子叫我照顾你一番。”

“原来是唐师姐,应师姐,替我谢谢她!”颜南抱拳。

“嘿,颜南,这秘境可是第一次进来,有不少地方都没探索,不若……”

“应师姐,我修为不够!”颜南打断了应紫,“才七层!”

应紫翻了个白眼,七层?谁”信呀,七层能把聚元境的玩的团团转?“没事,我罩着你!”说罢,应紫一只大手就把颜南捉住,而后…而后拖着走了。

鸟语花香,清泉细流,低草高树,阳光穿过树叶,不时间,有一只蟋蟀在草里跳动。有花流露光辉,周围的花草都向她扑伏;有草轻鸣,引动阵阵微风。

颜南走在草层上,偶尔踩断树枝,上空传来鸟叫声,“奇怪,这里的兽族为何都没有修为?”

颜南走了半里路,没有碰上一只强大的兽族,也没有看见任何打斗的迹象。

“这里的兽族,好像,不能修炼!”应紫捉住一只兔子说道,仔细探查,竟没有妖根。

“什么?那这里有什么好东西呀?”颜南一下子就泄气了,自古言危难与机遇并存,没有危难,怎么会有机遇?

“不可大意,这里的灵气充沛,是外界的几倍,不可能孕育不出什么强者。”应紫正言到,如此充沛的灵气,整个炎陵城也找不到几处。

“哪会有危险?”颜南一屁股坐在地上,却是又飞快的跳起来,“啊!什么东西?”

一眼看去,草层上细密的尖刺在渐渐收缩。

“这是什么?”颜南强忍着痛,想要再伸手触碰,却是被应紫一把抓住。

“这种植物没见过,不要乱碰,小心有毒!”应紫提醒道。

颜南缩回手,又去摸摸屁股,怎么被应紫这么一说,屁股更疼了,还有点,酥麻?

“应师姐,我是不是中毒了,我感觉屁股更疼了!”颜南撅着屁股给应紫看。

“滚,臭流氓!”应紫再高大,也是女孩,脸一下子就红了。

“簌簌!”在这一刻,两人脸色大变,有东西在接近他们。

“轰!”四周忽然钻出数十根粗壮的树根,向着两人激射而来。

“颜南,小心!”应紫再度拿起狼牙棒,一棒便是将脸前的树根打飞,而颜南冥月在手,直接斩下树根。

树根喷射出绿色的液体,散发出一种腐臭味。

“颜南,你做了什么?”应紫捏着鼻子快速后退,即便是她,还是受不了这种味道。

颜南也是有些蒙,这什么东西,味道这么冲,还,还淋了我一身,颜南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颜南不知道自己是该继续用剑,还是用拳头。

树根可不会给颜南考虑的时间,树根再度袭来,之前被砍断的树根也是长出新的一截来。

“这么快?”颜南惊疑,才过了几息?就长出了新的肢体了,元婴境都不能做到断体重生,难不成对方已经成王了?不对呀,王者对付他俩还用费这么大周张吗。

“颜南,别乱想了!”应紫的狼牙棒被树根缠住,还有不少的树根向着她身子缠去,“赶紧想想办法!”应紫有些急躁,在这里,她空有一身本领,却无处施展,打的一点脾气也没有。

颜南腾空而起,踩着树根,斜斩下向他袭来的树根,到了应紫身旁,却是不知如何下手,树根已经缠住了下半身,若是砍断,那味道……

“你往哪看呢?”应紫呼吸有些急促,树根缠的越紧了,“往下找砍断它!”

“哦哦!”颜南应声,很快找到根源,一剑刺出,嗯?没伤害?颜南纳闷,再一剑,却只看到粗壮的树根上留下一道白痕。

换剑!颜南抽出剑来,折射的太阳光刺眼,颜南抚摸着剑身,忽然想到还没有给它命名呢。

“暂且叫你,神渊吧!”神渊铮鸣,似有灵认同了这个名字,而后在剑柄上缓缓浮现出两个小字,神渊!这两个字似有神力,每一笔都那么有力,又似乎有所阻挡,每一笔都那么艰难。

最后一笔落下,神雷滚滚,千里飘红,惊的四方生物皆是仰头看天。

而在秘境之外,异象更是浩大。万里皆是被红云遮住,雷声滚滚,其中有金人浮现,又有神兽吸吞,有古战场再现,亦现昔日光景。

异象持续了一炷香,其中的天威让整个南域的人都感到害怕,甚至波及到其他地域,有大神通者仰头看天,心生感应。

有人掐指,“谁人在动用禁忌名字?”

有人算出南域,施展神通跨过数百里,叩关进南域。

众山震动,有神光从山顶神庙中激射而出,外方守护的人皆是扑伏在地,迎接神谕。

“诛杀神渊持剑人!”七个烫金大字烙在空中,向着一山发号施令。

最新小说: 龙门弃少叶割鹿韩竹 从道法古卷开始 当神话走进现实 神秘伪先生的迷魂记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大唐之我太上皇绝不摊牌 等我有钱以后 全球游戏:开局百亿灵能币 女帝的超神星卡师 成神之后加入了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