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三更合一)(1 / 2)

有时候啊,喜讯这个东西,就像是互相说好了的,大家商量好了,就一起蜂拥而至。

今年本地的文科状元出自于他们补习班,而今年中考的第一名,竟然也出自于他们的补习班。宝珠趁热打铁,跟他们的家长连同本人签约了形象,不仅退还了他们在补习班的费用,还格外给了一千块钱的奖金。

而他们的照片都挂在学校的宣传牌上,同时还有大条幅的加持。

高考的李梦家里条件不错,可是因为她报的科目多,家里也是挺紧巴的,这次所有费用都退了,她还拿到了一千块。不仅如此,她在作文班学了大半年,投稿还成功好几次,可以说是赚大了,她觉的学校虽然贵,但是对她帮助很大,这次自然是乐意的。而中考的男孩子家里很困难,他成绩很好,但是偏科严重,文科格外不行。而这次他们家也是狠了心才给他补习了语文,没想到真的有用。他拿到退款和奖励的时候,他爸还哆嗦着念叨:“老话儿说书中自有黄金屋,没想到,这读书真的能挣钱。”

这两个都格外的高兴,而其他人也高兴啊,接连几天的功夫,他们补习班就收到了六七个锦旗。这基本都是学生家长送过来的,宝珠是第一时间安排人统计成绩了,但是有的人收到录取通知书比较早,也有的比较晚,所以还是有差距,到最后,合计了一下,竟然发现他们学校冲刺班的通过率,竟然达到百分之九十了。

而精讲班也达到了百分之六七十以上。

普通班高一高二的同学多,高三的其实不太多,不过成绩也是可圈可点的。

这还仅仅是大学生,考上大专的如果也算上,那成功率就更高了。

能吹自己的时候,宝珠可从来不含糊,立刻就张贴了大字报。本来他们补习班就被关注的比较多,加上还有学生彼此之间的交流,结果导致他们二期班直接人满为患。

一听到这个学校这么有用,多少望子成龙的家长的疯狂了。

平日里啊,只觉得大家好像也没多少钱,但是这个时候给儿女花钱,就觉得钱好像不是钱了。

报名上,一定得报名上。

甚至有人托关系拖到了宝珠他们班主任那里,搞得双方都无言以对了。不过招生的火爆倒是让宝珠完全没想到,她想到会很好,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好。

在各方面的成绩出来的时候,她就加开了几个班,但是没想到啊,仍旧不够用。

说来也是,别看宝珠他们这边都人满为患了,但是倒是没有别的补习学校开起来。这时招娣在私下里就跟李建棋感慨,这就是有技术含量和没有技术含量的区别。

开一家补习班没有什么,但是要找到好的老师,就很难了。

而田宝珠补习班的招牌之一就是她自己,真是别人没有办法复制的,即便是眼馋,也不可能挖人。挖人可以,但是总不能挖人家老板吧?

再一个,田宝珠给工资应该很高,他们学校的老师本来就是她的同学,工资又很高,一般情况下真的很难让他们跳槽。

所以,能够与宝珠他们媲美的补习班,还真是没有。

因为人才难得。

想要聚拢一群人,就更难得了。

而他们做生意就不一样了,他们卖头花挣了钱,转头儿就有人也卖头花。

他们卖包包挣钱,转头又有人跟上了。

虽说这个有他们设计的理念在其中,但是现在又不讲究这个,别说现在了,招娣是知道的,她重生之前,还是这样呢。

所以她感慨:“你看人家,再看看我。”

李建棋倒是挺直白的:“你日子也挺好的,这不是挺赚的?”

招娣笑了笑,心中苦涩自己知道,她不过是借着重生的优势罢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优势再降低啊。她说:“我想毕业之后去深圳。”

李建棋惊讶的看她。

招娣:“看情况吧,你……毕业之后怎么打算的?”

她认真看着李建棋,李建棋:“我会留在首都。”

招娣有些失落,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这才是李建棋啊,他本来就不可能跟她走的。想到这里,招娣也笑了笑,说:“那我们都得努力了。”

李建棋:“嗯,对了,你家盼弟找到了吗?”

招娣摇头:“没有,随她吧。”

“以后真的不回去了?”

招娣冷笑:“回去什么?那家子是什么狗东西?”

五一的时候,老家竟然破天荒的发来了电报,说是田奶奶受伤了,要让想弟回家照顾一下,招娣看到之后气血上涌,恨不能杀了这一家子。她知道,这是为了骗人回去,因为,根本不是什么受伤,而是盼弟跑了,他们想让想弟回去替嫁。

上辈子就是这样,这辈子,她都带走了弟妹,没想到还是这样。

招娣简直气的狠了,差点昏过去。

她坚决不会让人回去,也没理会老家,因为她发现,不管她给多少,都是没有用的。也是这个时候,她跟那头儿撕破了脸,她更是一次性还了田奶奶的钱,不是直接寄过去,而是寄到县里的,找了她以前跑黑市儿的一个下家,招娣以五百块钱感谢费为代价,顺利解决了此事。

这一家人别看对几个孩子刻薄,看到一班大老爷们登门闹事儿,还是很怕的,也拿回了所有的欠条。

招娣原本采取的是花钱买清净的怀柔政策,现在才知道,根本不行,那家子贪得无厌。正是因此,她才破釜沉舟。

以前田家在村子里很得意的,毕竟招娣给钱,但是这次一群人上门,村里人可没有人帮忙,人家上门“还钱”拿借条,也不是真的闹事儿,还钱,还不行吗?

这个时候村里人也在背后骂这家子缺德,说什么最疼这个孙女儿,其实哪儿啊,这供人家读书,可是写了一堆欠条的。就这,人家也顾着这个家。

可是呢?

他们竟然想用孙女儿换钱。

招娣找的那些人都是以前混黑市儿的,都不是什么讲究人,把他们家那些狗粑粑事儿倒了个底儿朝天。

可是招娣找的人没闹事儿,只是“坚持”还钱要欠条,盼弟说的那户人家却不干了,非要上门要人要赔偿,两家打了好几场呢。闹来闹去,竟然给老太太气的中了风。

现在两个儿媳妇儿都不拿她当人呢。

招娣虽然没有回去,但是也从别的地方知道了这些,心里真是格外的爽快。

“那这介绍信不是半年一次……”

招娣冷笑:“每次需要,我就找人登门,他们不配合,人就不走,我看看他们怕不怕!”

李建棋:“这样倒是也好。”

招娣:“我以前,就是太好说话了。”

李建棋倒是不这么想,他说:“我觉得你以前那么做也没有错,此一时彼一时,那个时候你就是不容易脱离家里。现在情况不同的。”

招娣看着李建棋,心中泛起丝丝涟漪。

这个人真的很懂她,可惜,他不会喜欢她。

人都是有感情的,招娣其实对李建棋有些意思的,虽然她说过自己不想再嫁,但是感情是控制不来的。不过,李建棋不愿意。

关于李建棋的心思,其实招娣看出了几分,也许别人看不出,但是谁让她喜欢李建棋呢,总是能看出来几分的。她知道,李建棋也不会如愿的,所以他也从来没想说。

大概是都“求而不得”,招娣反倒是能平心静气的把他当好朋友。

“还是赚钱吧。”招娣这么感慨了一句。

李建棋点头:“你说的对。”

说的再多,没有赚钱重要。

只有这个事儿,才是能够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对了。”李建棋看向了招娣,说:“关于老田家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儿,别跟宝珠说。她这边忙的要命,别让她操心了。”

招娣:“这我知道。”

两个人达成了共识。

其实他们不知道啊,他们不说的事儿,其实人家也是知道的。

宝珠早就知道的,宝乐这个人其实也有隐藏八卦基因的啊,老田家不好,其实他们还挺高兴的。他对田家可没有什么感情,所以跟看热闹没啥区别。

不过看过了热闹,日子总是要正常过的,宝珠这头儿紧锣密鼓的增加了课程,现在学校所有教室都用上了,明明五层的小楼,光是教室就有将近三十个,现在各个都满满当当的,几乎全天午休,搞得他们许多老师都觉得,只有回学校上课做学生才是真的休息了。不过,这种事情是痛并快乐着。

谁让,他们上课越多,挣钱越多呢。

田宝珠这里的合同是两种,一种是针对她的同学,基本都是按照毕业的年限来算的,每个月基础工资五块钱,但是上课多是有提成的。这部分算是绩效工资。

他们学校讲课做多的一位,他比较勇,光是暑假那个月就挣了三百六,给他自己都吓蒙了。要知道,他妈是个工人,一年才挣这么多。

别看看起来五块钱真的很少,但是绩效工资这部分比重真的很大了,基本上,他们所有人,平时每月能挣个五六十。要是赶上寒假暑假,最少的人也有二百了。

基本上,过了三百的也占很大一部分。

而另外一种合同就是针对老陈这样能坐班的老师,这样的老师是五个,都是老陈介绍来的。别看政策变动了,但是当时好多受过苦的,却已经草木皆兵,生怕政策在变化,所以再回来重新分配之后,也有不少人假托身体不适,坚决不再回学校了。谨小慎微的过着生活。

但是这眼看两年了,似乎是稳定了下来,而政策越来越多,年初的时候还开放了回国探亲,至于小面额交易更是允许了一段时间了,一切都在向着更好发展。

正是因此,有的人在家有坐不住了,再一个,在家也是坐吃山空。

老陈干的风风火火,少不得让人羡慕,一来二去,老陈就介绍了几个旧识过来。老陈的朋友可没有年轻的,最年轻的也四十了,不过都是些很有才华,早期就受过优良教育的人。

这一部分人宝珠开的基本工资是二十,但是他们需要坐班,宝珠他们这些年轻老师平日里都要上课,补习班平日里也只有晚课和周末课程。

这不仅仅是为了配合他们这些老师,也是因为学生白天自然要在学校的。

所以这世间倒是合得上,不过宝珠还是安排了人白天上班,平日里白天有人咨询课程或者有学生来问题,都可以有人解答。自然,这几位老同志也是有绩效工资的。

在新岗位上散发新的热情,而周遭又都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倒是让大家也干的热火朝天。

万事开头难,宝珠的已经过了最难的时间,培训学校也渐渐上了正轨,八零年的夏天,宝乐果然顺利的考上了大学,成了宝珠同校同系同专业的师弟。

戚玉秀虽然在县高做门岗干的也挺舒适的,但是这次儿子也考上了大学。现在的政策是只要考上大学户口就必须迁到大学所在地,这是为了方便人口管理。

宝乐迁走了,戚玉秀也把户口迁走了,现在是个有房子可以落户口的年代。

户口千难万难,但是如果有房子,总是好说的。这看起来很简单的,但是在这个念头想买一个房子却是千难万难的,戚玉秀是占了宝山的光。

当然了,就算没有宝山爷爷的赠与,她们家也是买得起房子的。

宝珠的补习班是很挣钱的,买一个房子还是很轻松的。不过戚玉秀倒是没有着急,他们家做事儿惯常沉稳。

戚玉秀倒不是说没有任何的骨头,只会依附儿女,只不过啊,打小儿孩子都在身边,戚玉秀是不想分别的太远的。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就决定也跟着儿女去首都。

只不过,戚玉秀倒是没想着去帮宝珠,她没读过很多书,认字儿和算数儿都是后来学的,过去也没啥用处,倒是不如做点自己擅长的事儿。

不过宝乐以省理科状元的身份考上大学,倒是给宝珠帮了不少忙。

他一拿到录取通知书来到首都,就被宝珠抓了壮丁,自家弟弟不用,那不是傻?

宝乐试讲了两节课,就得到了很多家长和学生满意,报名转化率很高。虽然宝珠他们学校现在生意特别好,几乎是一个名额难求。但是入职新教师,宝珠都还是会安排试听课的。

这是为了大家好,而试听课的转化率也说明这个人的水平。

宝乐算是转化率最高的,宝珠他们开会分析为什么宝乐的转化率这么好,他们可不觉得完全是因为省高考理科状元的身份。因为他们现有的年轻老师可都是北大出身,你能说谁不好?

倒是丁兰仔细想了想,说:“我觉得,是因为田宝乐同学长得好。”

“噗。”这让大家直接喷了。

但是仔细想一想,未尝没有的道理啊。

宝乐这两年越长越高,他今年十七,已经一米八七了,男孩子这个年纪,总是还能跟在窜一窜的,再长个两三厘米肯定肯定是可以的。

毕竟,他姐宝珠同学在来了首都之后,可能是换了水土,人还窜了点,现在都一六九了。

最新小说: 聊斋小相公 科工狂人 肆意神豪生活录 再见男团,我改行魔术大师 许仙不是剑仙 苍天当死 我打造了救世组织 大唐开局:获得签到修仙系统 我的弟子们实在太孝了 大秦五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