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同人 > 宫阙有韶华 > 旁敲侧击(平白多个差事难免辛苦...)

旁敲侧击(平白多个差事难免辛苦...)(1/2)

目录
好书推荐: 我家民宿通古代免费阅读 小魔王他为什么穿裙子免费阅读 穿成女主的早逝未婚夫免费阅读 将他们养大后我死遁了免费阅读 红楼惜春梦免费阅读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免费阅读 我的根基还可以深厚亿点免费阅读 我是NPC,听不懂玩家的话免费阅读 小羊驼[穿书]免费阅读 满级玩家在末世基建免费阅读

舒妃懵住。

罚俸是宫里“小惩大诫”最惯用的法子,她不想得罪佳妃就想了这主意。又怕平息不了皇后的怒火不敢往少了说,便直接提了“罚俸一年”。

孰料皇后不满意。

舒妃一时心下更慌,脑海里自知还有万般罚人的法子,却不敢提。皇后亦沉吟了会儿,启唇缓言:“最好是房门一关,给她紧了弦便是了,莫要让旁人看她的笑话。说到底都是皇上宠出来的,她纵有失当本宫也能体谅。”

舒妃薄唇紧抿。

“本宫也能体谅”,好赖话全让皇后说了。

又静默良久,舒妃在皇后的注视下,终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再出主意:“那要不……传佳妃过来申斥几句。臣妾瞧佳妃也不是不明理的人,大约……”

“这主意好。”皇后有了笑容,接着目光一转,落到舒妃身边的宫女身上,“还不去传旨。本宫乏了,就让佳妃到启德宫听训吧。”

舒妃打了个哆嗦。

皇后再度看向她,神色间满是赞许:“舒妃,你协理六宫,不必怕她。将此事办好,本宫自会记得你的功劳。”

皇后言毕摆手:“你去吧。”

舒妃神色挣扎,踟蹰半晌,见皇后心意已决,终是只得告退。

退出栖凤宫,她就慌了:“佳妃现在……”她抓住宫女的手,发觉自己的手凉得可怕,“应是在紫宸殿伴驾,对不对?”

若佳妃在紫宸殿伴驾就没事了,她总不可能从紫宸殿里带人走。

可身边的宫女满面愁容:“这两日……听闻皇上国事繁忙,时与诸位大人廷议,佳妃娘娘不便长留殿里,就在……在纯熙宫的时候多些。”

舒妃眼前一黑。

宫女也为她着急,声音更咽起来:“娘娘,这怎么办啊。佳妃娘娘独得圣宠,您连皇上的面都没见过一回,皇后娘娘何苦这样逼您!”

栖凤宫里,景云扶着皇后回到寝殿,心下叹息:“娘娘何苦这样逼舒妃出手?”

“本宫不想的。”皇后无声吁气,搭着景云的手坐到茶榻上,“可佳妃她有意与本宫分庭抗礼,本宫总不能无人可用。”

景云一怔:“娘娘是想逼着舒妃追随您?”

“开罪了佳妃,就等同于惹恼了皇上,她自然只能指望本宫给她撑腰了。”皇后口吻淡淡,眼帘都没抬一下。

“可是……”景云心下不安,“今日之事,若她直接告诉佳妃……”

“你看她方才那副失措的样子,敢不敢抗本宫的旨?”皇后笑了下,“只消她把这事办了,说什么都晚了。她不告诉佳妃,只得罪佳妃一个;若告诉佳妃,无凭无据佳妃未必信她,还会把本宫也得罪了。她不傻,这点道理她想得明白。”

景云心生惊意。她默不作声地打量着皇后,觉得皇后越来越陌生了。

借手中的权势威逼利诱一个傀儡出去办事,又仗着无凭无据让对方进退两难,只得依附自己。这哪里像从前那个一心想当个贤后的姑娘会做的事情?

倒像极了仪嫔的做派。

景云私心里想劝,她怕皇后碰钉子,更怕事情会闹得难以收场。可她也知道,自己从前已然劝过不少回,皇后若听进去了,便也不会再有今日这一遭。

纯熙宫中,顾鸾坐在廊下边读书边笑看乳母在院子里带两个孩子玩。

两个孩子都皮得很,明明路还走不利索,却已很爱到处惹事。他们尤其对各样穗子感兴趣,宫女们行走间裙摆上的玉佩流苏摇曳,他们总想去抓。

后来,柿子来了。

马尾巴真是好大一条穗子。

“呀呀呀呀!”两个孩子眼睛都一亮,口中念念有词地拽着乳母就要去玩马尾巴。乳母赶忙把他们抱住,连声哄道:“不能去不能去!”

若马无意中伤了皇子就出大事了。

可柿子也看见了他们,慢悠悠地踱到面前,就懒洋洋地趴下了。

“……柿子!”顾鸾远远地喊它,“你别脾气那么好,他们要拽你尾巴的!”

柿子趴在那儿不动,尾巴悠闲地甩了两圈。

兄弟两个更想去扯了。

“你还逗他们!”顾鸾凶起来,“过来,我拿苹果给你吃。”

听到苹果二字,柿子耳朵一动,站起身往廊下走。顾鸾笑出声,忙让燕歌进屋去取苹果来,一宫女在这时进了纯熙宫宫门,上前福了福:“佳妃娘娘安,舒妃娘娘请您去启德宫一叙。”

顾鸾问她:“何事?”

那宫女低着头说:“您去了就知道了。”

顾鸾点点头,见燕歌取了苹果出来,仍是先拿了一个,抛给柿子。柿子稳稳接住,顾鸾夸了声“厉害”,提步走向宫门。

在她途经柿子身前的时候,柿子却将口中衔着的苹果扔到了一旁,张口咬住了她的衣袖。

“又干什么!”顾鸾轻拍它的脑袋,“快松开,我要去见人呢!”

柿子不松,咬得紧紧的,还往后扯。

“快别闹了!”顾鸾惊然,她从不曾见柿子这样。燕歌也一惊,上前就要掰柿子的嘴。

柿子一避,终于松开。顾鸾看了眼衣袖,绣纹已有被扯散的痕迹,可怕舒妃有什么急事便也顾不上看,她睇一眼那宫女:“走吧。”

“呼哧。”柿子重重出气,奔向殿后,直接走进马棚旁边的屋子,粗糙的大舌头一伸,把躺在床上的人舔醒。

“柿子!”杨茂窜起身,“又干什么啊!”

柿子一口咬住他的衣领,拽着他出门。

“喂!”杨茂懵住,“你松开我!”

出了房门,柿子还真松开了他,改用脑袋拱着他走。

“喂!”杨茂回身瞪它,“去哪儿啊?”

柿子又拱他。

行了约莫一刻,顾鸾进了启德宫的宫门。那宫女请她入了正殿,迈进殿门,顾鸾便觉四下里静得有些不正常。

她们同在妃位,身边的宫人数量也差不多,外殿不该这样空荡。

凝神想想,她怕舒妃这是有话不便让外人听,就将自己身边的宫人也摒了出去。可他们才刚退远些,殿门就在她身后关阖了。

顾鸾神思一紧,正要回身,一宫女从寝殿走了出来,低眉顺眼地朝她福身:“佳妃娘娘安。”

顾鸾睇着她:“舒妃人呢?”

宫女强自定着心:“今儿要委屈娘娘了。”

说罢她欠了欠身,从侧旁取了只事先备好的蒲团来,置于顾鸾身前。

顾鸾垂眸,拧眉:“什么意思?”

宫女屏息:“我们娘娘协理六宫,有些正宫规的事不得不做,娘娘您多体谅。”

寝殿内,舒妃木然坐着,内心存着不当有的期盼。

她盼着事情能闹大,盼着佳妃能在外面翻脸不认人。只要佳妃翻了脸,两人同在妃位,她总不能硬扣着佳妃不让人走,皇后便也怪不得她了。

可没过多久,舒妃就听外头隐隐约约地念起了《女则》。

脑中一声嗡鸣,舒妃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皇后是个“会办事的”,既想敲打佳妃又不肯自己出面,就推了她出来。

可她哪里敢申斥佳妃,却又不能忤逆皇后,思来想去就想了个折中的法子,挑了个上好的蒲团让佳妃跪上一会儿,再让宫女去给佳妃念《女则》。

认真算来,她已竭力地想了法子柔和应对,不想让佳妃在她手里受苦。

可佳妃到底受了委屈,怕是也不会体谅她什么。

舒妃静默地坐着,鬼使神差地想起了没见过几面的皇帝,前所未有地打起了寒颤。

宫道上,杨茂一路被柿子推着走。偶有宫人经过,乍然见到匹马不禁愕然,又见有人在旁边便不多管闲事。

杨茂不多时就察觉了这一点,再看看柿子,惊觉它就是为此才拉他出来的,瞠目结舌:“你要成精吗?!”

柿子置若罔闻,继续把他往前拱。

一道宫门很快出现在眼前,杨茂定睛一看,匆忙止步:“不能再走了!”

柿子却又一拱,力道之大拱得他直接跌过门槛,摔在地上。

“哒哒哒哒”的马蹄声很快响得快了,杨茂惊然抬头,急唤:“柿子!”

咫尺之遥正是紫宸殿,柿子飞奔而去,众人皆惊,殿前侍卫们一拥而上,拔刀阻挡。

柿子在离他们尚有两丈时刹住脚步,望向大殿,高声嘶鸣。

一众侍卫面面相觑,正迟疑是否动手,就见这马就地伏下身,做出了温顺的姿态。

“柿子!”杨茂踉踉跄跄地赶上来,顾不上喘气,急忙解释,“别……别伤它!是佳妃娘娘的马!”

他边说边扑到柿子身上,拉住它的缰绳。柿子却不动,稳如泰山地趴着。

过了约莫一刻,紫宸殿里的廷议散了。张俊静等朝臣们散去,入殿行至皇帝身侧,附耳禀话。

“什么?”楚稷一愣,“你没看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免费阅读 开局成为诡异园长免费阅读 和邪神共享身体后免费阅读 一年出现一次的男人免费阅读 长乐公主对我摊牌了免费阅读 贤妻难求之王爷请自重免费阅读 千金谋势免费阅读 汉起免费阅读 [综英美]超英马甲遇到本尊之后免费阅读 退下,让朕来免费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