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同人 > 和邪神共享身体后 >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1/2)

目录
好书推荐: 我是妖魔收藏家免费阅读 [综]宇智波带子不想当海王免费阅读 海贼之复制免费阅读 假面骑士暗黑zio免费阅读 我出生在九六免费阅读 都市逍遥神医免费阅读 我家侧妃是专宠免费阅读 重生与言和归来免费阅读 抢了男主的爽文剧本免费阅读 娱乐圈C位大婚免费阅读

余荆河瞬间就变了脸色。

他神情难看盯着眼前的尸体, 他身旁的同伴也没比他好上多少,笑脸收敛,彻底转为一片严肃。

——这是在对他们挑衅, 还是只是一次巧合的袭击?

在这之前,他们检测到了的巨大能量预示着即将有一个恐怖的怪物现身在地铁站,但是却在接到任务,紧绷情绪疏散群众的过程中迟迟没有受到想象中的攻击, 他们本以为它仍在酝酿能量。

可是,能够如此精准地捕捉到人群中的一个人,只说明了一点。

它不但早就掌握了杀戮的技巧, 而且,它甚至很可能正在某处观察他们!

为什么会突然动手, 难道它看到了什么令它觉得满意、感兴趣的东西?

不管两位在职调查员发现了什么,他们都不可能对身边的这些普通人说的,只能维持表面的镇定。

简邪早就对这种血腥情景脱敏了,表情没有太多变化。

其他人就在他一旁,身为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目睹了这难以理解的一幕,大脑瞬间陷入了一片空白,好像忘了自己在哪里, 口中发出惊惧的声音, 直到几秒后大脑重新转动,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有人死掉了。

就在他们面前。

那样恐怖的速度, 那样诡异的形状……

“这、这到底……”母亲嘴唇颤抖,眼神呆滞, 抱紧了哭闹不止的孩子,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的思维陷入了难以言喻的混乱, 指甲深深陷入了孩子的手臂, 掐出了刺眼的一道道血痕,但她却似乎毫无察觉。

或许其他人没有看见,可是她离那个上班族最近,所以她亲眼目睹了那短短的一秒钟发生了什么。

一条类似于藤蔓、亦或是触手的东西在地面出现,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来自哪里,只能看到一团黑色的污染物,它撑开了茎杆上的眼球,悄无声息地抓住了上班族的脚脖,不过一瞬间,就直接将他倒吊着抛向了头顶。

她曾经见过自己的孩子摆弄玩偶,它似乎就好像那样,带着一点完全恐怖的无辜好奇感。

无法理解。

无论是粘腻湿滑的触手,还是在上面生长的眼球,统统无法被大脑理解。

光是回想起来,就让人忍不住颤抖。

“女士,请不要紧张。”乱领带朝她温和地微笑,他的笑容很有亲和力,却带着一丝不容抗拒,“不管你看到了什么,都只是你太紧张产生的幻觉,好吗?科学社会,怎么会有唯心主义的东西呢?”

他一边用轻柔的语言耐心安抚她和三位初中生,一边状若不经意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尸体。

余荆河接到了自己同伴的暗示,上前一步,在他的身后半蹲了下来,戴上了手套开始迅速检查尸体,动作称不上多么细致,甚至有些粗暴地挤开伤口部分,像是在赶时间。

简邪也站在尸体一侧。

察觉到动静,余荆河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他,就没出声拒绝他的靠近。

毕竟是准调查员。

他似乎明白简邪想问什么,一边迅速翻看着尸体,一边低声解释道:“不能带回去仔细检查。上次在7区的一个任务,带回的尸体有怪物寄生,直接导致四名毫无防备的调查员死亡。”

简邪点了点头。

毕竟完全不能用正常思维去揣测怪物在想什么,又能够做到什么地步,它们大部分的能力是未知的,思维方式也与人类有异,因此在遇到这种异常事件的情况下,再怎么谨慎也不为过。

而地铁站临时疏散的群众都被安置在了大厅和紧急通道,如果将尸体带回,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简邪注视着余荆河的动作,只见,他突然在受害者的腹部一用力碾压,尸体的喉咙部位瞬间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咯吱咯吱声,好像突然挤进了什么东西,让他的脖子肿的像是甲亢患者,随后,竟然在刹那间炸开!

“小心!”

他眼疾手快,带着手套的手挡在了尸体骤然裂开的喉部上方,避免了溅在简邪的球鞋上。

呕。

看清自己手上的粘液和眼球,余荆河简直要吐了,这玩意的味道简直和下水沟有的一拼。

“如果它是想让我恶心死的话,那它就赢了。”他甩了甩手,吐槽道,“好了,结果什么都没有。”

简邪:“……”

他默默地后退了一小步。

这毕竟是他最喜欢的一双鞋。

眼球从余荆河的手套滑落,咕叽咕叽滚出了视线,越过了一无所觉正在说话的乱领带,轻轻抵在了母亲的高跟鞋边。

“砰。”

碰撞的奇异触觉,让原本才有些心安定下来的母亲怔了怔,下意识低下头看向了地面。

“……”

乱领带的体贴安慰,让原本哭泣的几位女生脸上的表情逐渐松缓了不少,可见他的口才还算不错。

“……所以,等下我们去那里就好了,安全通道有其他同事在那里,一定会保护好你们的。”

他在最后给出了自己的承诺。

简邪却皱了皱眉,他不太喜欢这种听起来像是在立fg的话。

余荆河脱下手套塞进西服口袋里,然后戳了一下乱领带的后腰,示意自己也已经结束了。

乱领带点了一下头,准备给几人带路。

余荆河走在最后面,他皱着眉,似乎在沉思什么,随后,询问看了看简邪:“在你们进来的时候,有什么异样么?按道理来说,一旦怪物的捕食域展开,无论是出去或者进来都是不可行的。”

简邪知道,除非怪物允许,或者比它等级更高,才有这种可能。

就他自己而言,他从未感觉到自己被捕食域拦住,包括之前那只特A级,任何挡在自己面前的阻拦都会在顷刻间灰飞烟灭,这大概就是残酷的等级压制,但是那些普通人却是不能闯入的。

“没有出口可以让普通人离开。”余荆河的眉头紧锁,“它为什么会让你们进来?”

简邪知道他真正想问的是什么,眼下的情景的确很不合理。

毕竟在简邪一行人出现之前,它迟迟没有攻击,仿佛对闯进它捕食域中的普通人毫不在意,这从侧面反应出正是简邪这波人进来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才会导致它做出了反常的举动。

见余荆河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简邪顿了顿:“地铁站入口没有改变,和现实世界接轨,大概是一个伪装。”

就像是它在刻意诱捕。

脑海中闪过了这个念头,他的话音突然顿住。

哦。

或许没错。

自己拥有怪物垂涎的特殊体质,哪怕已露面的三只特A级怪物,都无法在他面前遮掩吞咽口水的动作。

“它的目标是我。”简邪低声道。

哪怕特A级怪物拥有和人类无异的智力,却根本无法抗拒简邪的血肉对自身的吸引力,那么,在发现他伫立在地铁站入口的时候特意掀开捕食域的一角,只为了让他进入,这情况也并非不可能。

也正是如此,它才会像个按捺不住、招摇过市的蠢货,将自己当成是捕食者,胜券在握地和他玩打招呼这种把戏。

还连累了其他人。

他的视线垂下,落到了上班族的身上。

虽然简邪的声音很低,但在他身侧的余荆河还是听到了几个字眼,他微微愣神,下意识皱眉道:“你是说……”

“妈妈——”

他的声音骤然被突然传来的大哭声打断。

众人立刻被声音吸引了注意力,几双眼睛同时转向了声源处。

眼前的一幕有些骇然。

只见在孩子的正前方,赫然站着先前的那位女士,她的姿势极其不自然,却又说不出到底那里古怪,仿佛整个人都凭空拔高了一截,好像有一只未知的怪物藏在她的身体里,像一把伞那样将她撑起。

她的躯体竟然在众人不知情的时候被占据了!

“安静。”乱领带低声警告。

闻言,初中生们伸手捂住了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女人对耳边孩子的哭闹声充耳不闻,而那双眼睛,此刻竟然一直毛骨悚然地盯着简邪。

在她的注视中,简邪摘掉了耳机,自从上班族死亡后,它一直在自己耳边播报着最高等级的警告,听起来有点吵。

‘你、好。’

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通过她比对的口型可以看出,她对简邪说出了这两个字。

‘我一直在找你。’

她的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艰难地挤出了一个笑容,似乎是在有意和他传递和善的态度。

简邪点头:“哦。”

面对他毫不在意的态度,已然被怪物暂时附身的女人的双眼流露出了怨毒的情绪。

“你会后悔的。”

已经完全掌握了这具身体,怪物的最后一句话不再轻言细语,而是吐词足够清晰,以至于在场所有人都能够听到。

这是……死亡警告?

简邪明明才刚出现在这里,虽说已经向超自然管理部门递交了秋招申请,但根本就是个里世界的新人,并不存在被记恨的可能,究竟为什么会招惹这样一个恐怖的怪物?

就他们目前得到的情报可以得知,这只怪物的等级至少得往A级往上走,如果它想要伤害简邪,实在是再轻易不过的一件事了,而且以刚才上班族的死亡速度,他很可能根本活不到下一刻呼吸。

余荆河和乱领带的表情瞬间变得铁青,神色紧绷地看向了简邪,却意外发现处于风暴中心的当事人不为所动。

甚至在他们看过来的时候,露出了疑惑中带着无辜的表情。

很显然,他压根就没把刚才的话放在心上。

“……”

真的有种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妈妈!”

不理解为什么一直对自己百依百顺的母亲奇怪地站在原地不动,还说出这样奇怪的话,哭泣已久的孩子再也按捺不住自己莫名慌乱的情绪,他迈开步子跑起来,想要尽快投入对方的怀抱里。

糟糕!

乱领带脸色骤变,立刻试图挡在孩子身前,却意外扑了个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冲向了母亲,幼小的身躯撞在了对方的腰部,伸出一双小手依恋地抱住了怪物。

余荆河愤怒的声音在半空回响。

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幕。

“你会在乎这个么?”

只见怪物低下头看了一眼小男孩,嘴角扬起了诡异的弧度,柔软的躯体因为撞击产生了凹陷,竟在下一刻将其包裹起来,孩子如同陷入了泥沼中一样,被堵住了所有微弱的呼吸,身躯无助地挣扎了起来。

眼见一条年幼的生命就要流逝。

余荆河按捺不住,一咬牙准备上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陈飞宇苏映雪免费阅读 都市至尊仙医陈飞宇免费阅读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免费阅读 在年代文里被迫暴富免费阅读 重生之小户之女免费阅读 第三死亡序列免费阅读 推理同好会免费阅读 京司,神捕堂免费阅读 天才少女诊断书免费阅读 这对血族不太冷免费阅读
返回顶部